与裂帛闹掰 京东“6·18”的断舍离

简介:当时京东在声明中提出,因“双11”临近,部分国际、国内服饰品牌商家被某平台施压,要求品牌商家不得参与包括京东在内的其他平台的促销活动,即便已经上线的活动也需撤掉


  品牌商之于电商平台,是合作伙伴,也是用户,但偶尔双方也会反目。今年的“6·18”进入尾声,根据京东6月1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大促期间,京东商城累计下单金额达1199亿元。抢眼的战报自然喜人,但其中也有不和谐的声音。就在6月18日当天,在这场年中盛宴还在如火如荼举办的同时,服饰品牌裂帛与京东展开了一场隔空论战,论战的结果是裂帛旗舰店退出京东商城。在这背后,显露出的是一场在电商行业延续已久的商业暗战。 

  京东裂帛决裂

  作为自家的店庆日,京东如期将“6·18”年中全民狂欢节推向高潮,但也出现了一些“口角”,当然,这可能也在意料之中。6月18日,微博认证名称为裂帛公司创始人的汤大风发布声明称,因6月2日京东锁死裂帛旗舰店包括库存、价格、页面等在内的所有功能,导致商铺出现超卖现象,所以裂帛取消了促销折扣,并申请关闭京东裂帛旗舰店。汤大风表示,因6月17日京东将裂帛放入会场并施加由商家承担的3.8折优惠券,裂帛无法承受超卖及不同价损失,无奈之下裂帛在6月18日将法律函发于京东。为防止更大损失发生,裂帛不得不提出暂时关闭京东旗舰店的决定。

  北京商报记者于6月18日晚间登录京东商城发现,裂帛的产品全部显示为无货状态;6月19日,北京商报记者再次尝试在京东商城搜索栏中搜索“裂帛”关键词,但已经无法找到先关店铺和产品。裂帛旗舰店退出京东商城的消息被证实,但对于裂帛的说辞,京东却给予了不同的说法。

  6月18日,京东女装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声明称,在京东女装业务部所组织的“京东服装618全品类跨店满折”活动中,众多商家都踊跃报名并通过了资质审核。然而临近618大促节点,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包括裂帛在内的极个别商家提出撤出会场、退出活动的要求,并将其京东旗舰店内的同款产品标价大幅提高至远超于市场售价。京东女装认为,由于相关的促销活动已经展开了预热宣传,裂帛这种行为违反了当初报名参加活动的承诺,为确保消费者权益,京东女装业务部要求品牌方向消费者进行价差补偿,但裂帛并不接受这一要求,为此,京东女装部将关闭裂帛京东旗舰店。

  商业暗战延续

  此次“6·18”促销所引发的纠纷让京东与裂帛的关系走向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有关此后裂帛与京东是否会就此断绝合作关系,京东与裂帛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均表示,目前尚没有最新进展可以公布。

  此情此景,让人不禁想起2015年“双11”前,京东发布声明清退男鞋品牌木林森的场景。当时京东在声明中提出,因“双11”临近,部分国际、国内服饰品牌商家被某平台施压,要求品牌商家不得参与包括京东在内的其他平台的促销活动,即便已经上线的活动也需撤掉。”最终,京东在声明中宣布与木林森永久不再合作。
  同样的场景在今年再次重现,只不过战场从“双11”换到了“6·18”。北京商报于6月8日在《锁库存拉阵营 “6·18”的暗战》一文中报道,6月6日,包括伊芙丽、lily商务时装、鄂尔多斯等品牌在官方认证微博中表示,“6·18”期间由于京东后台锁定,商品库存及页面无法操作,导致部分商品可能因超卖而出现无法及时发货等问题。同日下午,舆论方向出现转折。针对已经被京东锁定后台的商家,据商家截图爆料,天猫小二要求商家:上公告、发微博、下会场,否则将要惩罚商家,停掉流量。

  渠道霸权争夺

  表面是京东与某一品牌的舆论纠纷,最后仍要归结到京东与天猫的两大电商平台之间的博弈和零售江湖上的潜规则。事实上,在京东的发展历程中,遇到的对手不计其数。遥想2012年,京东主动掀起价格战,受苏宁、国美等传统电器零售商联合“围剿”的情景,如今清退个别几家的鞋服品牌只能算是小打小闹。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京东商城全年交易总额为1255亿元。而在今年的“618”,京东商城在18天内的交易额已达到1199亿元。此外,根据京东此前发布的2016财年财报显示,京东集团2016年交易总额达到6582亿元。以当前京东的体量自然不会因为一两个品牌商家的退出而受到影响,但不论对于电商平台还是品牌商家来说,这始终不是良性发展的态势。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零售行业资深人士表示,相较于早年苏宁、国美等传统零售渠道盛行时的情况,在如今的电商时代,渠道霸权对品牌商的压迫更为明显。过去品牌商不参与卖场的促销活动,只要不供货就可以。但现在,电商平台可以通过后台操作锁定商家页面,可以通过流量控制把控品牌商在全国的线上流量,夹在两大电商平台之间,品牌商家是最难受的。

  在电商战略分析师李成东看来,今年的“6·18”之所以竞争如此激励,背后是有着京东、天猫两大电商平台在各自优势战场互相渗透的原因存在。“阿里和京东打架,在二选一之后,各有胜负的品类。”李成东称,服饰家居品类原本是天猫的优势,但随着京东快消品和生鲜全面崛起,女性用户拉动效果明显,也极大冲击了天猫的阵地。但从长远来看,阿里和京东也都将是这种“二选一”战争的输家。阿里京东打架,会在有一定程度上迫使品牌商加速自身的第三方渠道建设,尤其是做好微信平台,不然年年夹在中间要受伤两次。(A03)
相关文章
杰和纺织|生命最初的温柔呵护

杰和纺织|生命最初的温柔呵护

此外,“杰和布业”加大力度投入婴童布料的研发生产,在布料行业率先专业销售高品质的婴童布料,并在广州轻纺交易园布匹市场,隆重开启了第一家“杰和婴童馆”的旗舰店,专门生产提供更优质、更舒适的婴童布料,为客户创造了最大的价值,得到广大婴童品牌商的一致认可,也已经与中国诸多婴童服饰品牌多家公司签订了长期战略合作协议

 200

重磅!看看国内上市服装品牌前三季度谁最“吸金”

重磅!看看国内上市服装品牌前三季度谁最“吸金”

但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服饰行业的营收与净利改善还呈现出比较明显的个性化特征,除男装的雅戈尔、海澜之家、九牧王、红豆,女装的安正、歌力思,休闲类的森马与鞋类的红蜻蜓整体净利保持在10%以上外,其它企业整体净利都低于5%,这也反映出大部分服饰品牌还处于售罄率不足、库存跌价较大的阶段,这类服饰企业的整体经营压力依然较大,转型升级依然紧迫

 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