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丽颖代言特步有多少号召力?中国KOL商业影响力式微

简介:Bomoda建议品牌在与KOL签约之前思考以下问题:“粉丝们可能会去谈论我的品牌和产品吗,还是说他们仅仅会去表达对KOL的喜爱

  在评估KOL有效性时,其知名度和参与度指标通常被作为评估基准。然而,消费者洞察公司Bomoda发现,许多中国名人虽然知名度及引发的参与度都很高,但将这些转变为购买行为的能力却很低。   Bomoda一份报告显示,事实上,许多KOL都能引发社会热议,但却未能激励消费者购买产品。此报告调查了2017年上半年中国的4万多个KOL,并通过命名实体识别(NER)技术来识别他们。   以下10位KOL发布的内容质量最低: 1   Bomoda根据一个加权系统评估了这些KOL社交媒体内容的质量。低质量的内容被定义为:由外部粉丝支持所驱动的帖子,或仅仅包含关于代言品牌标签的帖子,或介绍最近活动但未提供任何额外细节的帖子。   Bomoda共调查了5100多万条微博帖子,23亿条相关转发和评论超过340万篇微信文章。   其中许魏洲排名最低。他发布内容的99%都被归为低质量。他的帖子要么与他所代言的产品或品牌无关,要么只是他的粉丝发起的调查。   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许魏洲确实具有声量与影响力。作为目前中国最著名的小鲜肉之一,许魏洲曾被称为“流量王”,在Bomoda的社媒影响力榜单上获得了满分100分。相比之下,他的实际商业影响力评分却仅为11,而购买意向评分只有7分。   对于一位有着超级大量忠实粉丝的名人而言,这是为什么呢?Bomoda认为,他的粉丝大多是十几岁的女孩,缺乏购买力。此外,他所代言的大多数品牌都是高端品牌,比如LV(见上图)和蒂芙尼,这是他的大多数粉丝都无法企及的品牌。   而另一位拥有庞大粉丝量的名人王嘉尔(下图)在内容质量上比许魏洲要好,他发布的内容中有40%都被评为高质量。   王嘉尔最近代言了百事可乐,吸引了大量粉丝的关注,包括三分之二的社媒对话。然而,Bomoda指出,王嘉尔发布的帖子大多“无意义”,只是加了#王嘉尔百事代言人#这一标签,没有任何促进产品销量的提示,所以他的商业价值评分仅为12。   另一位商业影响力低的KOL是赵丽颖(下图,得分同样为12)。与前面提到的两位名人类似,赵丽颖没有能力为她的品牌客户发起产品相关的讨论。在她的个人社交账户中,有58%的内容都只能引发粉丝们对她“甜美”的“邻家女孩”形象和真诚性格的赞美。在她7月发的一条帖子中,虽然她提到了中国运动服装品牌特步,但最受欢迎的粉丝评论却是在用传统诗词赞扬她嫩嫩的手、白皙的皮肤和新月一样的眉毛(“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娥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赵丽颖啊!真是越来越美了”),或是表达多期待看到她在下一集《特工皇妃楚乔传》中的亮相。   此类情形会导致与这些KOL签约的品牌付出高昂代价,结果却是KOL除了有效推广自己以外,并不能成为品牌的有效推动者。Bomoda建议品牌在与KOL签约之前思考以下问题:“粉丝们可能会去谈论我的品牌和产品吗,还是说他们仅仅会去表达对KOL的喜爱?” 那么,哪些数据能反映真正的商业影响力?   不妨试试这两个:   ●在所有的提及和评论中,消费者购买产品的意愿比例;   ●代购、淘宝卖家、商场或购物中心分别通过第三方宣传内容利用某KOL的比例。
相关文章
重磅!看看国内上市服装品牌前三季度谁最“吸金”

重磅!看看国内上市服装品牌前三季度谁最“吸金”

但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服饰行业的营收与净利改善还呈现出比较明显的个性化特征,除男装的雅戈尔、海澜之家、九牧王、红豆,女装的安正、歌力思,休闲类的森马与鞋类的红蜻蜓整体净利保持在10%以上外,其它企业整体净利都低于5%,这也反映出大部分服饰品牌还处于售罄率不足、库存跌价较大的阶段,这类服饰企业的整体经营压力依然较大,转型升级依然紧迫

 701